• <table id="caaa2"><noscript id="caaa2"></noscript></table>
  • 《財報背后,我們看到了什么?》系列一

    不被“大風”吹倒,他們是2021年酒業逆襲之王

    2022年05月10日

    2020年,古井貢酒、口子窖、老白干酒和水井坊的營收與凈利同比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經過努力,

    2021年4家企業均實現正增長,且個別企業增幅達到50%以上,他們的逆襲之路是怎樣煉成的?

    本報記者 張瑜宸 發自北京

    “五四”青年節前夕,b站再次“出圈兒”,帶來了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寫的一封特別來信:《不被大風吹倒》。

    在信中,莫言回答了一個問題:“如果人生遇到艱難時刻,該怎么辦?”值得關注的是,這是每個人一生都會遇到,且必將面對的重要問題。甚至對酒業來說,這也是萬千酒企和千萬酒業人曾經經歷過或正在經歷的重要問題。

    回看過去的兩年,中國酒業因疫情突發、反復,或多或少都遇到了一些“至暗”時刻。尤其是2020年,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包括古井貢酒、口子窖、老白干酒和水井坊在內的9家酒企的營收和凈利同比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盡管19家酒企的總體業績向好,但近半數企業“掉隊”,也讓酒業人一度十分“迷?!?,遇到艱難時刻,該怎么辦?

    慶幸的是,經過一年的努力,4家企業均實現了正向增長,并且個別企業的增幅還達到了50%以上,成為2021年業績翻盤的典范。一如莫言在信中所說:“不要灰心,不要沮喪,只要努力總是會有收獲?!蹦沁@四家酒企的逆襲之路是怎樣煉成的?

    業績承壓的2020年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看看,2020年他們為什么會“掉隊”。

    年報顯示,2020年度,古井貢酒實現營業收入102.92億元,同比下降1.20%,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18.55億元,同比下降11.58%;口子窖實現營業收入40.11億元,同比下降14.15%,凈利潤12.76億元,同比下降25.84%;老白干酒實現營業總收入35.98億元,比2019年減少10.73%,凈利潤3.13億元,比2019年減少22.68%;水井坊實現營業總收入30.06億元,比2019年減少15.06%,凈利潤7.31億元,比2019年減少11.49%。

    綜合來看,四家酒企的凈利降幅尤其明顯,均出現兩位數下滑。對于業績的“不理想”,企業在年報中,無一例外地也將原因都指向了疫情:報告期內,疫情的不確定性及國內外經濟下行給行業與酒企帶來了較大挑戰。

    的確,新冠肺炎疫情突發,導致社交中斷,隨著餐飲、聚會取消,給高度依賴聚集型社交消費的白酒行業帶來極大影響。同時,經濟發展面臨多重變化,消費需求承壓,造成酒類消費終止或下滑。從年報中我們也不難看出,每家企業的產品都存在銷量減少的情況。

    特別是古井貢酒旗下的黃鶴樓酒業,因為地處湖北,營業收入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52.97%,銷量也同比減少47.3%。被此拖累,古井貢酒的主要銷售市場——華中區域的增速也呈現疲軟態勢。

    受子公司業績不振影響的還有老白干酒。其在年報中指出,安徽文王近年來業績一直未達預期,經對安徽文王資產組進行商譽減值評估測試,商譽減值2426萬元。

    需注意的是,除了武陵系列酒,老白干酒及旗下收購其他酒業的營收和凈利全部呈現雙降趨勢,其中,板城燒鍋系列酒降幅最大,達27.6%。

    而口子窖除了各檔次產品銷售收入均不同程度下降外,廣告宣傳和促銷費用同比大增43.2%至4.73億元,也是影響業績的重要原因之一;水井坊方面則指出,為保證市場健康可持續發展,總體以消化庫存為主,使得公司上半年市場銷售受到較大影響。

    但不可否認的是,同樣是上市公司,也同時都遭受了疫情的“考驗”,依然有不少白酒企業加速向上,尤其是頭部名酒企業們,憑借出色的盈利能力帶動了整個行業逆勢上漲。

    說到底,四家酒企還是“區域之王”,其抗風險能力并不及“全國化”的一線酒企;再從戰略定位的精準性來看,其與發力高端的酒鬼酒和一直打老酒戰略的舍得酒業也存在差距。

    畢竟“馬太效應”凸顯已成為酒業發展共識。一方面,行業分化加劇,市場呈現出向名優酒、品牌和核心產品集中化的趨勢;另一方面,隨著名酒渠道下沉,與區域名酒的市場競爭加劇,使得白酒間的競爭更加市場化、專業化以及細分化。因此,缺乏高毛利產品支撐的區域酒企,大概率會在規模性、全國性的市場競爭中“掉隊”。

    逆風飛揚的2021年

    但根深的植物不可小覷。

    經過了2020年的“疫考”,白酒行業正在由“高速度”向“高質量”轉型,酒企的業績增長也開始由主要依賴銷量式增長逐步向價值式增長轉變。在這個過程中,酒企們看到了“翻盤”的機會。

    于是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多家酒企的高檔酒增長加快,伴隨著市場擴容和自身改革紅利,開始實現業績的恢復性增長,四家企業最終成功在2021年完成“逆襲”。

    年報顯示,2021年度,古井貢酒實現營業收入132.70億元,同比上升28.93%,實現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22.98億元,同比上升23.90%;口子窖實現營業收入50.29億元,同比增長25.37%,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7.27億元,同比增長35.38%;水井坊實現營收46.32億元,同比增長54.10%,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99億元,同比增長63.96%;老白干酒實現營業收入40.27億元,同比增長11.93%,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89億元,同比增長24.50%。

    綜合來看,四家酒企均保持了凈利和營收的雙高增,除了受前一年基數較低影響,還要歸功于高端化疊加渠道改革帶來的賦能。

    對此,老白干酒在公告中稱,2021年,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提升至65.5%,較上年同期增加約2.6個百分點。通過產品結構調整及成本控制,公司中高檔酒占比、產品毛利率穩步提升。

    相比而下,水井坊則堅定發力高端化。報告期內,分別對水井坊臻釀八號、水井坊井臺、水井坊典藏的價格體系進行了有效率的提升,以優化渠道利潤及經銷商利潤。提價后,高檔產品貢獻了全年業績的97%。數據顯示,水井坊高檔酒實現營收45.19億元,大幅增長54.33%。

    高價位勢能釋放帶動產品結構穩步上移的還有古井貢酒和口子窖酒。

    據證券機構調研,古井貢2021年預計古16及以上收入接近翻番,古8實現穩健增長,明光業績略超預期,黃鶴樓完成承諾收入,全年蓄力收官。值得關注的是,公司在省外通過因地制宜招商、精細化費用投放等方式,也實現了多區域放量式增長。報告期內,古井貢經銷商新增616家。浙商證券發布研報稱,“十四五”預計古井貢可高質量完成省外占比50%目標。

    翻看口子窖的業績,其高檔產品量價齊升,也成為拉動業績增長的重要引擎。據年報顯示,口子窖酒高檔白酒收入47.77億元,同比增長24.5%,量價分別同比增長17.5%和5.9%。

    據悉,過去的一年,公司不僅加強了對口子10年/20年兩款高端產品的考核力度,還于2021年5月正式發布高端大單品“兼香518”,定位500元以上價格帶。

    “未來,隨著公司對高端產品的持續打造,有望與古井一起壟斷安徽省內次高端價格帶?!眹⒆C券分析師符蓉指出,當前行業內已經出現600元價格帶接替400元放量增長趨勢,同時開啟800元布局。未來,次高端行業復合增速有望維持在15%以上。

    梳理四家企業的發展脈絡,我們就會發現,過去的一年他們專注于盈利能力改善、市場渠道優化、產品結構升級和營銷體制創能,展現出區域酒王的硬核實力,并開始加大“泛”全國化的布局。

    但仍需注意的是,疫情出現較為嚴重的反復,區域市場競爭加劇,2022年是否還能保持高增,需要進一步固根基、展優勢、補短板。

    嘘禁止想象,亚洲国产精品午夜剧场,久久久久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 <table id="caaa2"><noscript id="caaa2"></noscript></table>